弹腿源流

中国武术拳种林立,套路众多,而弹腿则是公认的流传最广、习练者最多的拳种之一。弹腿结构简单,动作由易而难,因为节奏分明,又适于群体训练和表演,所以一直是初学武术者所喜爱的入门之艺。近代以来,精武体育会、中国武术会、中央国术馆等武术社团曾大力推广武术,弹腿是最受欢迎的普及教材,同时也成为南北武术文化交流的重要例证。
 
弹腿有若干不同的套式,以趟数的不同,主要分为十路与十二路两种。其中,十二路的通常称为“十二路潭腿”或“十二路谭腿”,以河北赵连和所传套路最出名,精武会系统是主要传播渠道。十路称为“十路弹腿”或“十蹚弹腿”,以中国武术会和国术馆系统为主要传播机构,其中以山东于振声等传授的“教门弹腿”,以及马氏通备一门所传授的通备十蹚弹腿最有名。除了以上两种外,还有六路弹腿、六合潭腿,以及双人潭腿等,在不同的地区也都有过一定传播,但总体上不及十路和十二路影响大。
 
一、弹腿源流
 
弹腿的源流问题,武术界长时间众说纷纭,迄无定论。主要有三种说法,第一种为山东临清龙潭寺说,据说,此拳为该寺一僧人所创,因寺名而得名“潭腿”,共十路,后又有少林寺僧在原套基础上增加两路,成了十二路潭腿。第二种说法,该拳为河南谭家沟谭姓所传,故名“谭腿”。第三种说法,称弹性腿属于查拳的基础性套路,以练腿为主,因练习中以弹射之势踢腿为主,故名“弹腿”。民国年间,弹腿在华北地区的回族中非常流行,出了不少名家,故有“南京到北京,弹腿出在教门中”的说法,弹腿也称为“教门弹腿”。
 
所谓“龙潭寺说”最初从何而来,无从考知。中央国术馆吕光华在1930年再版的《教门弹腿》的《跋》中提到此说。上世纪90年代出版的《中国武术拳械录》引民国太极拳家许禹生《国术理论》一书称:“潭腿相传始于山东龙潭寺老僧,名通慧上人所传。”并引歌诀云:“潭腿本是宋朝传,出在临清龙潭山。临清潭腿共十路,十一十二少林添。”然而,经查核,许禹生似乎并没有写过一本这样的书,《中国武术拳械录》也没有标明所引歌诀的来源。同时,寻查山东临清地区的地方志,也未找到当地有个龙潭寺的记载。目前全国有据可查的龙潭寺有两个,一个在成都,另一个在河南登封,与嵩山少林寺相近。所以,“龙潭寺说”还需要进一步求证,需要有真实可信的史料依据。
 
另一方面,阅读民国期间的各种“潭腿”著述,如1917年上海中华图书馆出版的何光锐的《基本拳术潭腿图说》;1919年《精武本纪》所收汪兆铭(精卫)的《潭腿序》;1919年上海中国图书馆出版的王怀琪、吴志涛的《双人潭腿图解》;乃至到1949年上海中西书局出版的金倜生的《谭腿图谱》等,对潭腿源流均未做出明确记述。1923年出版的《国技大观》,收录了精武会创始人之一卢炜昌所著《潭腿精义》,也不曾提及潭腿源流,只说了一句“潭腿为基本教练”便转入主题,显然是避开了说不清的源流问题,不做扑风捉影之谈。众所周知,武术界依托附会之风很盛,民国时期尤为突出。民国高官褚民谊在其《国术源流考》一书中,在没有提供任何证据的情况下,说弹腿就是戚继光《拳经》中所说的“山东李半天之腿”,如此不着边际的附会之谈竟出自一位政界名流之口,民间的各种奇谈怪论也就不足为怪了。
 
第二种说法是“河南谭家沟谭家”说,此说流行不广,也无任何证明资料,故最不为武术界所认同。我们在相关的历史地理资料中,迄未找到古代河南“谭家沟”的具体地点,对此说的来龙去脉尚待进一步查证。另,1919年出版的《双人潭腿图解》一书的《序二》,称“潭腿相传始于山东龙潭寺,或谓创于湖南谭氏,已不可详考。”“河”“湖”与“谭”“潭”之别,多半是口耳相传造成的讹传,旧时代的武术书籍中此类现象比比皆是,同样没有什么真实可信的依据,不过有此一说罢了。
 
第三种说法是流布最广的“查拳弹腿”说。
 
持此说者大都认为,弹腿是查拳门派中的一个组成部分,是练习查拳的入门功夫,一共十路。由于查拳与弹腿广泛流行于鲁、豫两省的回民聚居区,故亦名“教门弹腿”。而且鲁、豫两省许多练查拳和弹腿的,多喜欢摔跤——原称摔角,出了不少摔跤名手。查拳谚语有“拳里加跤,神鬼难逃。”“学会打拿摔点,敢叫鬼神丧胆”等说法,这是对查拳、弹腿和摔跤三结合的一个很好的注解。
 
在“教门弹腿”说中,有说弹腿源于西域的,山东回族拳家中就颇有流行。此说与所谓回纥将领查尚义(或称查密尔)创查拳一说应出于一脉。据传,这位来自西域的穆斯林将领,随着戚继光四处征战,是他创立了查拳,后来传播到鲁、豫各地。还有说创自清代冠县回族武将沙亮的。山东冠县、临清、济宁等地多回族聚居地,又地处运河之畔,正当南、北二京之间,这与“南京至北京,弹腿出在教门中”的说法相合。民间还有说法,弹腿原为二十八趟,是依照二十八个阿拉伯字母创编的,后嫌过于繁细,经过删减,只留下十路踢,另外的十八路被编成查拳的三路腿拳,又称“花腿”。
 
更有说法称,弹腿源于回族的一种民间游戏——脚踩,即两人对踢,不用手打,以踩中对方脚面者为胜。这种说法出现较晚,目前所见多是上世纪80年代后的记述,没有更早的文献记载,此说应是上世纪80年代那场热闹一时的武术“挖掘整理”的产物。
 
尽管我们还未找到查拳弹腿产生于回族的确证,各种说法还都难以令人信服,但一个基本的事实是近代以来查拳弹腿主要由回族拳家传播并推到全国各地,于是“教门弹腿”的说法便应时而生,一定程度上等于承认了回族对查拳弹腿,乃至弹腿这一拳术形式的原创权。
 
二、教门弹腿
 
“教门弹腿”一词是何时出现的?现在还说不清楚。目前所知,1921年《教门弹腿》一书的出版,是“教门弹腿”提法的首见。
 
《教门弹腿》是近代武术名家吴志青所撰。吴是安徽歙县人,生于1887年,早年曾就读于上海中国体操学校。1912年后分别担任过南京第四师范学校、江苏省第一工业学校、上海民主中学等校的体育主任。1917年出任江苏省体育研究会副会长。1919年在上海创立中华武术会并出任会长,此举曾得到孙中山先生的嘉许。1921年,该会改组为上海体育师范学校。1923年任中华体育师范学校军警武术教练。还曾担任国民革命军第一集团第四军团总指挥部军械处长,兼全军总教练。后经张之江推荐,任中央国术馆董事,继任上海国术馆馆长等职。一生致力于中国武术的普及与改革,曾先后编纂出版过《国术理论概要》、《尚武楼丛书》、《国术论丛》、《太极正宗》等著作,在武术界影响比较大。
 
吴志青最初接触到弹腿,应该是他在上海中国体操学校就读期间,学自回族查拳名家于振声。于振声的传承系统与著名武术家马良有较深的渊源关系。马良,字子贞,回族,1875年生,河北清苑人。马良是北洋军人出身,毕生喜好武术与摔跤,能练能摔,也有一定的文化修养。他是民国初年“中华新武术”体系的主要创建者,曾以此为教材,做了大量武术普及与改良工作,为近代武术的转型积累了重要经验。后来又参与了中央国术馆的创建和“国术”体系的建构。但马良又是一个民族大节有污垢的人,早年因镇压爱国学生制造臭名昭著的“马良惨案”而为社会舆论所不容;抗战爆发后又腼颜事仇,出任日伪济南维持会会长,任伪山东省省长等职。抗战后死在狱中。
 
北洋至国民政府时期的江苏省,一直是中国进步教育发展与实验最为主要的地区,国内外众多教育进步人士汇聚于此,通过办学传播引进现代西方教育。1915年,江苏省教育会举办体育传习所,吴志青入传习所学习。时任四十七旅旅长兼济南卫戍司令的马良,为推广“中华新武术”,派遣部下尹占魁、于振声前往传习所教授武术。期间,吴志青结识了于振声,曾随于氏学艺。1919年,吴志青在上海成立中国武术会,又经于振声介绍认识了马良、杨奉真(洪修)等,并邀之来沪教授国术。在此期间,吴志青系统学习了弹腿,觉得弹腿是一个适用于大众普及的好教材,便于1922年编成《教门弹腿》一书,由中华书局出版。在序言中,吴志青明确指出“于、杨、马三先生痛国人之极弱已久。皆因体育不讲之故。于是遂出其教中密不传人之弹腿,广为传布,以饷国人。”由此,“教门弹腿”一词正式出现。此书流行甚广,对弹腿的推广起了积极作用。1930年经修订后又由大东书局再版。
 
马良、尹占魁、于振声、杨奉真四人均为民国时期有名的回族武术家。且四人的武术均以查拳、弹腿和摔角为主,驰名南北。其中,马良自然是声名显赫,在武术界可谓无人不知。于振声、杨奉真二人都是马良技术队的教练,参与了“中华新武术”的创建和推广。又曾先后在多所教育机构教授国术,其中还包括陶行知创办的晓庄师范。尹占魁虽不甚为人所知,实际论功夫应是数人中最杰出的,本人经历也富有传奇。他是清光绪二十五年(己亥,1899)的武举人,后从军,跟随袁世凯在山东镇压义和团,多有战功。北洋时期入马良技术队,又曾于1916年前后短暂任职于南京高师,教授国术。以后又再度弃教从戎,1918年在山东东平县抗击土匪的战斗中阵亡,时为陆军中将军衔。
 
查拳弹腿在近代中国的普及发展过程中,回族武术家的作用是显而易见的,特别是出自山东的回族武术家。近代弹腿名家如马良、尹占魁、于振声、杨奉真王子平、马裕甫、杨法武、常振芳、王占坤、马金镖、王凤章、何玉山、张英振、张文广等都是回族。正是由于众多回族弹腿名家的涌现,使得“教门弹腿”名扬天下,得到武术界的广泛认同。
 
六合弹腿,以腿足迅疾,弹如弹丸而得名。系以腿法、腿技、腿功为突出特点的回族武术门派。一出手即为“汤瓶”(伊斯兰教沐浴器皿)式,具有鲜明的回族特色。相传此术源于沧县大褚村清真寺,为一回姓阿訇偶遇两鸡相斗,由感而创。弹腿功夫曾一度在沧州衰退,清乾隆十六年(1751年),大褚村弹腿拳师回万良去平泉谋生,得奉天著名武师戴七套授艺三载,且将所学融入弹腿,功力大增,被聘为军中教习。后回氏后人回小辫特返原籍大褚村传艺,大褚村八式一爷又去平泉学艺十五载,使弹腿门派重新振兴。八式六爷及其历代传人回庆云、张月庭、回树和、回树山、回振洪、回登田、回达俊、张浩岐、张喜武、回孟海皆为佼佼之传人。六合大师李冠铭曾得其奥妙
 
三、风格各异的弹腿
 
如前所述,弹腿之所以驰名南北,与精武体育会等近代民间武术机构的提倡有密切关系。早在1911年前后,精武会就曾在徐一冰所创立的中国体操学校中教授弹腿。而上海精武会创始人霍元甲本人既是一位弹腿高手,也正是从他开始,盛行于北方的弹腿开始在南方流传,以至随着精武会的推广而走出国门,远传南洋各国的华侨华人之中。在精武体育会的早期,潭腿亦称为“潭脮”,据《精武本纪》记载的1910年举办的第一届精武技击运动会上,已有“潭腿”项目出现。
 
此后,弹腿虽在形式上不断孳衍着,先后出现“单练潭腿”、“对打潭腿”、“六合潭腿”等。但真正形成实力的弹腿不多。以流传的地域与练习人数为考量,真正形成持续影响力的弹腿主要为精武潭腿、教门弹腿,与马氏通备弹腿三种。精武潭腿以上海、广东、武汉等地精武会机构为依托点,传播面积扩展至港澳,以及东南亚。教门弹腿以鲁、冀、豫三地的回民聚居地为主要流传区,传播面积亦延伸至京、津、晋、绥等地。通备弹腿虽源于河北,但其主要流传区域为甘、陕、宁、青、新西北五省,东北也有少量传播。
 
弹腿尽管是一个结构简单的拳术套路,但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精武潭腿,又或是教门弹腿和通备弹腿,其每一路的出势,与戚继光《拳经》三十二势的第一势“懒扎衣”很相似。只是名称上稍有不同,如“懒扎衣”称为“冲天炮”;“霎步单鞭”称“顺步锤”或“顺步拳”等,唯通备弹腿仍称“头趟顺步势单鞭”。从这一点上看,弹腿是有一定历史渊源的拳套,不像许多新编的“长拳”套路那样,谈不到本源,只是一套专供表演的花拳绣腿而已。
 
作为一种基础训练拳术,弹腿在中国武术近代化转型的过程中为许多流派所吸收,或与其它拳派相结合,发生了在劲力风格与技法方面的变化。以基本技术结构而言,精武会的“十二路潭腿”动作结构最为简单,练习时讲究“力到定点,劲有所掣,即发声响。”精武会主要创始人之一陈铁生将其描述为“拳路简单,初学者最便入手。姿势正确,习练时精神益见振奋;手法灵活,架格无虞呆板。不独是也,力弱者权作柔软体操。”可见精武对潭腿练习的基本要求比较低,因其简单易行,可用以取代当时大行其道的西洋体操。而吴志青所传习的“教门弹腿”在练法上则讲究所谓“高踢矮势”,就是练习时腿要踢平,但实际应用中要低踢,通过“高踢”来扩展髋部关节的柔软性与灵活性。整套拳路讲究“蹬、弹、蹦、踢、撑、磨、拔、盘、钩、排”十个字。与精武潭腿不同,教门弹腿更为重视身体各个部分之间的整合发劲,特别是对髋部软弱性,以及对“撑、拔、盘、钩、排”等发劲方法的强调,则进一步说明教门弹腿与摔跤之间的内在关系。
 
而各种弹腿中,马氏通备弹腿最显别致,劲力、身法相对复杂。通备弹腿是近代回族国术名家马凤图所教授传习下来,也是十路,有些趟式与教门弹腿相近似,说明二者有同源异流的关系,不同之处在于改变了教门弹腿只有“弹腿”一种踢法的模式,增加了一些别的踢法,如点、庄、坡、跺等腿法,相应的手法也有所增加。最主要的区别仍是在劲力与身法上,突破了教门弹腿求顺求稳、横平竖直的相对简单的劲法,而是注入了开合、吞吐、起伏、拧转的通备劲法,一定程度上加大了难度。特别是在起势和收势动作中,融入劈挂拳的单劈手与滚臂动作,使通备弹腿的面貌出手即见,一目了然。总之,通备弹腿主要是为学习通备拳械和掌握通备劲道打基础的教材,是通备武学体系的“初学入艺之门也”。
 
四、结语
 
近代以来,以武术为主体形式的中国本土体育,遭遇了西方现代体育的猛烈冲击,经历了漫长而痛苦的转型。一批优秀回族武术家在这一转型过程中发挥了积极作用,从而给后来民国年间回族武术家的勃然崛起奠定了基础。弹腿在近代武术的社会化进程中担当了重要角色,弹腿与回族的关系又如此密切,故在“回族武术”的研究中具有突出地位。
 
传统武术的重要性在于它的朴实无华,它对功力与韵味的独特追求看似抽象晦涩,却通过身体练习与肢体运动成为诠释自身传统最好的表达方式。作为中国传统人文情怀的身体延续,传统武术的练习与传承以多样的表现形式与极为个体化的发展特征,提供了无可比拟的社会包容性与文化张力。遗憾的是,以某些不具历史根据的地方拳种为依托,加以对西方技巧运动的形式主义模仿为蓝本,生造拼合的“竞技武术”出世后,独霸武坛已有数十年之久了,得“举国体制”庇护,至今虽衰弊已极,却死而不僵。各种传统的弹腿套路早已从“武术竞赛”和武术表演的场地上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与花样滑冰极为相似的各种翻腾跳跃,与逐渐丧失性别特征的花俏衣着。“武”字不再,唯“舞”独尊。而“竞技武术”相配套的整套“基功”训练,将包括弹腿在内的各种极具中国文化特色的传统训练体系排挤至角落,数十年如一日,时至今日形成了竞技武术的一整套伪传统与假文化。今天除在民间习武者中还偶有所见外,弹腿绝无出头露面的机会,渐成骨董,已然成了昨日黄花。所以,我们对弹腿源流的追寻不止是为了发思古之幽情,更重要的还是为了保护这一重要的武术文化资源,使它能继续传存下去。着眼于回族文化的传承与发扬,“教门弹腿”和主要由回族武术家传习的通备弹腿,更应该受到重视,受到保护。原载:《回族研究》
 
Go to top
JSN Boot template designed by JoomlaShine.com